• 敦煌研究院院长赵声良:回忆莫高窟的冬与夜

  • 发布日期:2019-06-29 23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赵声良为敦煌研究院新任院长,本文节选自其所著的《敦煌旧事》 一书,记述了他在敦煌平常岁月的所见所思所感,文中插图亦为其在敦煌所绘手稿,透过其文字和图画,体味身为一个敦煌人的心路。

  莫高窟的夜景总是美的。在沙漠上行走,你会感到满天的星斗在跟随着你。我从来没有见到哪儿的星星会离人这样近。如果躺在沙滩上,微风从耳旁流过,你会听到静谧的奇妙的音乐,星星在上面眨着眼,明晃晃的,就像躺在床上看屋顶的吊灯一样近。

  记得到敦煌工作的第二年,大学里要好的一位同学专门到敦煌来, 本打算玩两三天就走, 没想到一见到这样的环境就不愿离开,竟住了半个月才回去。回到北京后,这位同学给我寄来一本书,我一打开就喜不自禁,原来是一本《全天星图》,于是我一有空就对照着星图,观察天空奇妙的星星,看出了织女星是蓝色的,火星是黄色的,还有很多星星都是有颜色的。银河系中那些星辰,当我看到它时,也不知过了多少万年,比莫高窟壁画的历史还要久远呢! 想到这些,每每对时间与空间的变迁感叹不已。一位诗人说过:“宇宙伸向无穷,像根线,而我们只是其中的一点。”是啊,什么时候我能在宇宙中找到自己的那个“点”呢?

  在敦煌市内与关山月美术馆的朋友共进晚餐时,我讲起了20年前的那些经历,没想到他们顿时产生了兴趣,一定要看一看莫高窟的夜景。由于现在的敦煌市已成为一座繁华的旅游城市,夜间也是灯火辉煌,难以看到星空了,美术馆的十来个人都得随我上山。到了莫高窟前, 值班的警卫见到满满一车人上来,便来阻拦,因为莫高窟到夜间是禁止外人入内的。我告诉他是朋友送我回来,他满脸疑惑:“这么多人都是送你来的?”

  在莫高窟前的停车场,大家下了车,不由得都惊叹起来。真的,这里看到的星星可能是最多的了。

  冬日的黎明是寂静的,乘着月色,踏着嗖嗖晨风掀开的黄叶,你会感到三危山正从朦胧中醒来,一切都在逐渐清晰。门前的舍利塔暗影现出了刚毅的轮廓,在银白色朝霞中越来越深沉了。

  微茫的远山,是紫色的,朝霞没有更多的色彩,然而,你可以感到一种神圣和庄严,仿佛在宣告一个时代的到来。满地黄的、红的树叶,几个月的风风雨雨竟不能将它们完全驱走,在凄寒的丛林中,依然焕发着秋的辉光。

  正午的太阳是火热的,然而,在一片苍凉的丛林中,也显得懒洋洋的了。如果你抬头看看那深蓝深蓝的天空,就会感到毕竟与那混沌的城市不一样:白杨树挺拔傲岸的枝梢,愤怒地直往上指,银白色的,如剑,如戟,即便是那曲折的枣树,也冷冷地凝望着。那几片冻得绯红的树叶儿,扑棱扑棱,紧抓着树梢,似乎已经明白了不可抗拒的归宿……

  河里响起了流水声,冰雪融化的清泉是那样缓慢而沉着,它重重地撞击着河岸的冰缘,竭力迸发着浩瀚的呼声,犹如远方的冰原,在阳光照耀下闪着犀利的白光,那样摄人心魄。